清淡一点,不会一吃饱就昏昏欲睡的料理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奶水太多了爸爸快吃

  清淡一点,不会一吃饱就昏昏欲睡的料理,弄点西式食物好了,一份简单的熏鸡潜艇堡搭配清淡的蔬菜色拉。

  再搭配一杯极浓的黑咖啡,保证他下午会很有活力。

  至于她自己呢?正好可以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把手上的公文,及等会要结束的会议报告给处理掉一部分,所以熏鸡三明治是挺好的选择,她可以边做边吃,顺便营造出那种认真做事到废寝忘食的优质上班族的感觉。

  呵呵……真是太完美了,连打混都可以混到让上司觉得这员工超级认真努力的人也没几个,她就是其中之一的佼佼者。

  在上一间番石榴公司时,她好歹也创下公司有史以来加薪最多也最快的员工纪录,虽然她上班时间都在msn上聊天,可是上司还是爱死了她的工作态度。

  反正事情早晚都会做完,早早做完既然会让老板以为她太闲,那还不如拖到晚一点来狂拚,老板只会记得她狂拚后的憔悴,而忘了前几天她精神饱满地在网络上假找数据之名,实则网络msn的状态。

  这种事……她太上手了啦!

  她只是不混则已,一混就要混到最高点。

  最近这半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认真工作,真不符合她热爱打混的个性。

  水-凌愉快地打电话交代隔壁的超市帮她送来所需要的食物,这附近的所有大楼都习惯性跟他们订货,时间久了也不用担心送来的货不新鲜。

  而且隔壁超市的货色超齐全,她从来不用担心订不到她要的货,还不用走出去买,宅配真是项完美的发明。

  老实说,她自己还是很在意电梯里的那一吻,如果她可以假装忙碌来躲过总裁,这也不算是太差的方式。

  她不希望丢掉这份可能让她遇到金主的好差事,加上待遇又不差,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好男色就让自己失业吧!

  太不值得了。

  总之,她决定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必要时她会采取宫雪花处理危机的手法,娇滴滴又无辜地说:「我忘了……」就是这样!

  水-凌轻松愉快地吃光最后一口寿司卷,喝光最后一口咖啡,仔仔细细地揽镜自照了快五分钟之久后,才优雅地站起来、伸个懒腰。

  早上十一点三十五分,她要开始工作了。

  叶皓刚开完会,准备走进办公室。

  这场会议简直是天杀的漫长,足足开了一整个早上,他头痛得要命,却不确定走进办公室是否正确,但是在进他办公室之前,他一定要先经过水-凌的办公室。

  早上进来时没看到水-凌时,不可否认地,他真的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关于昨天的事,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出于本能的反应,伸手抱住水-凌。

  更令他讶异的是,他发觉水-凌的身躯令他兴奋异常。

  而且昨晚他居然还渴望能再继续拥吻水-凌!

  水-凌一向不是他会选择交往的对象,她太单纯太甜蜜,跟他习惯的模特儿或明星女友太不相同。

  虽然他期待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友,但不应该是水-凌啊!

  水-凌应该是个属于家庭的女人,认真、负责又专业,而且她是他的职员,于情于理他都不可以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

  根据他的道德良知──不应该也不被允许的。

  头一次,他发现自己也有不敢面对的女人,特别是像水-凌这种他不该招惹的女人。

  然而,他也没有勇气跟水-凌说,就把昨天的事忘了吧!

  这样听起来很像个浑蛋,不知为何,他不希望水-凌伤心,也不希望水-凌因而辞职,毕竟一个好秘书不容易找。

  再加上,他总觉得水-凌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是他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个样子,私心地,他希望还是能继续拥有这个秘书。

  然而,再怎么难以面对的事情到底还是得面对。

猜你喜欢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苏子秋接过一杯,轻轻碰了一下,眼角的玩味越来越浓:“祝我们订婚愉快!”林伊莎一愣,这话……难道他说着不别扭?不过这个女人此时已经没有空闲去琢磨

2020-04-14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林伊莎的嘴角慢慢勾起,似乎眼前的情景根本就没有触动她半分,她的声线华丽浓郁,仿佛揉碎了的玫瑰花瓣,满满的都是馥郁多情的味

2020-04-14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这么爱我,想知道我和其他女人的亲密内容?江曼攥紧冰凉的指尖,见鬼一般冷笑:“大开眼界,第一次目睹自残是什么样的。童沁,会叫的狗我见多了,你是叫的

2020-04-14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江曼低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其实她完全可以要求坐在副驾驶,不过她想,坐在副驾驶恐怕不方便跟陆存遇沟通,趁机提起创州。江曼转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他不理

2020-04-14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秦倾将自己的证件一一展示在裴欣面前,“裴小姐对吧?你看清楚了,我真的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裴欣瞪大眼睛看着秦倾证件上写着的名字,反复念了两遍,仿佛

2020-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