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你在做梦!”她在嘴巴上一点也不退让

  • 时间:
  • 浏览:65
  • 来源:奶水太多了爸爸快吃

  承认你在做梦!”她在嘴巴上一点也不退让。

  这种甜腻的纠缠不适合她!为了彼此都好,她认为,他还是赶快放掉她,赶快去寻找适合自己的青春阳光才是正确的选择。

  “你真是固执。”他的嗓音像是责备、又像是叹息。

  “你才是固执呢!”瞪着他那双黝黑的大眼,朱苹不了解校内那么多女子围绕在他身旁,他偏偏要一个老他两岁、生活无趣、又见不得光的女人当恋爱对手呢?这样的她不嫌无聊吗?

  “为你执着——值得。”他舔着她柔嫩的嘴角。

  “萧煜维……”他的啄吻撩起她的情欲,教她情不自禁的融化在他的柔情蜜意里,觉得他的拥吻很温暖、他的嗓音很缠绵,她甚至情愿相信他说的这些话是真的……

  “不可以连名带姓叫我。”他严正抗议。

  “不然怎么叫?”她轻笑出声。

  “维!我喜欢听你叫我‘维’。”

  滚烫的吻又在他们的唇边蔓延,朱苹什么都不能感觉,只能任凭他舔舐。灵活的舌头是如此急切,不断在她的口中搜寻她的甜蜜,仿佛就要占领她的一切般,连呼吸的机会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当他心满意足停下这个长吻时,她的唇已经又红又肿。

  而她一向冷漠的眼眸却显得迷蒙恍惚……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不合适……”朱苹懊恼而害羞地抗议,“跟你讲过几次了?你应该去找更好的女孩——”

  “你最好!换谁来我都不要!”他固执地紧紧抱住她。

  “维……”

  面对他这样赤诚而霸气的告白,有哪个女孩能不动心呢?更何况是夹带一身自卑又自傲、情感上还是张白纸的朱苹?

  她哪能逃得过这情劫?

  双手环绕住男孩的颈项,她虽然没有应声,但她的眼、她的心都已经悄悄沦陷——

  沦陷在这场爱情的风暴里。

  不想过问明天了。

  ***

  “晚餐想吃什么?”

  放学后,萧煜维在人行道上追到独自行走的朱苹,亲昵而体贴地询问她晚餐的下落。

  “都可以。”她回过头,对问话的人露出淡淡的笑容。

  “什么叫都可以?”萧煜维皱起眉,非常不满意地抓起她纤细的手腕,“你已经瘦到皮包骨了,还吃得这么随便?万一哪天在床上我被你的骨头刺伤了,那要怎么办?”

猜你喜欢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苏子秋接过一杯,轻轻碰了一下,眼角的玩味越来越浓:“祝我们订婚愉快!”林伊莎一愣,这话……难道他说着不别扭?不过这个女人此时已经没有空闲去琢磨

2020-04-14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林伊莎的嘴角慢慢勾起,似乎眼前的情景根本就没有触动她半分,她的声线华丽浓郁,仿佛揉碎了的玫瑰花瓣,满满的都是馥郁多情的味

2020-04-14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这么爱我,想知道我和其他女人的亲密内容?江曼攥紧冰凉的指尖,见鬼一般冷笑:“大开眼界,第一次目睹自残是什么样的。童沁,会叫的狗我见多了,你是叫的

2020-04-14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江曼低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其实她完全可以要求坐在副驾驶,不过她想,坐在副驾驶恐怕不方便跟陆存遇沟通,趁机提起创州。江曼转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他不理

2020-04-14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秦倾将自己的证件一一展示在裴欣面前,“裴小姐对吧?你看清楚了,我真的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裴欣瞪大眼睛看着秦倾证件上写着的名字,反复念了两遍,仿佛

2020-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