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的、硬硬的,很光滑也好好摸喔……」她着迷地低语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奶水太多了爸爸快吃

  暖暖的、硬硬的,很光滑也好好摸喔……」她着迷地低语。

  那双纤细的艺术家之手,充满情欲的探索着谈睿的胸膛。「……我早就想摸摸看,像大卫像一样的活人体魄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程郁呢喃的低语赞叹,「真的好好摸……」

  她体内的酒精正发挥着意想不到的效用。

  而身为被探索者,谈睿忙着和自身的欲望交战,根本无力抵抗她的侵袭,只能一径的喘息。

  他努力克制着焚身欲火,心里却很清楚的知道,此刻的程郁根本神志不清。

  只是,他的所有努力却在她将头靠贴在他胸口时彻底崩溃。

  她的额头抵着他结实的胸膛,在他粗声喘息中,她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掉他胸膛上残留的水滴,她满足地闭上双眸,仔细的品尝味道……

  「唔……」谈睿无法自己的自口中逸出一声状似悲鸣的喘息声。

  禁不住程郁的再三挑逗,谈睿猛地搂住她,两片唇瓣自动的吻上她的口。

  两人唇齿深深的纠缠。在唇齿交缠中,谈睿一次又一次无法自己的吻着她,含吸着她的唇瓣,逗弄着她的香舌……不知餍足的汲取着她口中香甜的蜜汁,无法停止……

  直到欠缺深吻经验的程郁因缺氧与酒精的作用下直接昏睡在他的怀中。

  谈睿看了自己下半身高高直立的欲望一眼,再看着怀中挑起他所有感官欲念后却在最紧急时刻沉沉睡去的程郁……

  欲哭无泪!

  然而,他明白,自己绝对无法违背良知,乘机对沉睡在他怀中一脸单纯信任的程郁下手。

  所以,可怜的他只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压抑住体内的熊熊欲火,将程郁放回床上后,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立即冲回浴室,再次大冲特冲冷水澡,努力灭火。

  ★☆★☆★☆

  当程郁从深沉的睡梦中清醒过来,已是次日──周末清晨。

  「唔~~我的头……我的头……好痛喔~~」

  抱着头,她痛苦的哀鸣。天性怕痛的她本能地将身躯缩成一团,偎向躺在身旁的温暖躯体寻求慰藉。

  「妳醒啦!」谈睿仍紧闭着眼,下意识的将她揽入怀中。

  程郁醉了一天二夜,而他也陪了她一天一夜,再加上持续与自身的欲念争战直到天亮才入睡,他根本没休息多久。

  「头、头好痛……」连声痛苦抱怨中,程郁的眼光总算有了焦点。

  晨光中,一副古铜色的完美胸膛首先跃入她的眼中。

  「咦?好眼熟喔……」她不自觉的伸出魔爪抚上。

  嗯,暖暖的、硬硬的,很光滑也好好摸喔……

  似曾相识的评语泛上她的心头,顿时,有关昨夜的一切犹似观赏默片时期的佳作般,在没有声音及配乐的状况下,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

猜你喜欢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苏子秋接过一杯,轻轻碰了一下,眼角的玩味越来越浓:“祝我们订婚愉快!”林伊莎一愣,这话……难道他说着不别扭?不过这个女人此时已经没有空闲去琢磨

2020-04-14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林伊莎的嘴角慢慢勾起,似乎眼前的情景根本就没有触动她半分,她的声线华丽浓郁,仿佛揉碎了的玫瑰花瓣,满满的都是馥郁多情的味

2020-04-14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这么爱我,想知道我和其他女人的亲密内容?江曼攥紧冰凉的指尖,见鬼一般冷笑:“大开眼界,第一次目睹自残是什么样的。童沁,会叫的狗我见多了,你是叫的

2020-04-14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江曼低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其实她完全可以要求坐在副驾驶,不过她想,坐在副驾驶恐怕不方便跟陆存遇沟通,趁机提起创州。江曼转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他不理

2020-04-14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秦倾将自己的证件一一展示在裴欣面前,“裴小姐对吧?你看清楚了,我真的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裴欣瞪大眼睛看着秦倾证件上写着的名字,反复念了两遍,仿佛

2020-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