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不停落下的轻吻,谈睿一边诉说着甜言蜜语,一边将程郁往自己的目的地带去……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奶水太多了爸爸快吃

  伴随着不停落下的轻吻,谈睿一边诉说着甜言蜜语,一边将程郁往自己的目的地带去……

  当最后一句「我爱妳」出口时,他和程郁已安稳地坐在寝室正中央那张柔软的水床上。

  谈睿颀长的身子轻而易举地将体型娇小秀气的程郁压倒在床上。

  直到这一刻,反应迟钝的程郁总算看穿谈睿的目的。

  「你!呜……」

  斥责话语还没来得及出口,程郁便已遭到谈睿薄唇的攻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她所有骂人的话接收、吞没、搅散……

  「嗯……唔……啊……」唇舌纠缠间,一声声情难自已的羞人娇吟不断地逸出程郁的红唇。

  当谈睿再次松口,程郁的意志与决心早已瘫痪。

  「色狼……每次都拿这招唬弄我……」偎入他厚实温暖的胸口,程郁羞红着一张俏脸,心口不一地抱怨着。

  「什么?妳居然说我是『色狼』!」浓眉斜挑,谈睿佯装不满。

  程郁吓了一跳,瞪目瞅着他。

  谈睿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邪笑。「本来我还想放妳一马,这下,若不做出符合『色狼』的行径,就太辜负妳的厚望了。」

  嘎?那a按呢?她呆望着他。

  他快手快脚地褪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才一脸邪佞地朝程郁缓缓伸出魔爪……

  「啊!谈睿,你……你想干什么?不……不要……不要呀!」

  她这才回神,一边娇声呼叫求饶,一边东躲西闪地躲避着谈睿的魔爪。

  没多久,她身上除了一件纯白的蕾丝底裤外,衣衫早已一件不留地散落在床沿四周的地毯上。

  「抓到了!」将程郁娇小的身躯困住,谈睿一脸淫笑地宣布胜利宣言。

  「谈睿,别……啊!」程郁细声哀求,然而她的哀求声却在中途变了调。

  他的手肆无忌惮地在她娇躯上上下下,粗糙的手指抚过她每一处敏感的肌肤,所到之处无不引发阵阵快感。

  「啊……你……唔……住手……」程郁情难自己的呻吟,小腹间涌上似曾相识的渴望。

  体内象是有无数簇火苗燃起,烧得她理智全失,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好热好热……

  「谈睿……啊……」

  无助的眼神不自觉的望向掌控着她的情绪的男人,传递着无言的祈求。

  她知道,现在唯有谈睿的碰触才能消弭她体内的烈焰。

  「想要吗?」薄唇戏弄着她白皙的耳垂,「想要什么,自己开口索求。」

  「不……」

  程郁拚命摇头,焚身欲火与羞耻心交互煎熬,不知不觉中,眼角已流下矛盾痛苦的泪水

猜你喜欢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

三分钟后,林伊莎端着两杯红酒过来。苏子秋接过一杯,轻轻碰了一下,眼角的玩味越来越浓:“祝我们订婚愉快!”林伊莎一愣,这话……难道他说着不别扭?不过这个女人此时已经没有空闲去琢磨

2020-04-14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

这个女人,也早已不是八年前只会对着苏子秋哭泣求救的女人。林伊莎的嘴角慢慢勾起,似乎眼前的情景根本就没有触动她半分,她的声线华丽浓郁,仿佛揉碎了的玫瑰花瓣,满满的都是馥郁多情的味

2020-04-14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

男人眼底满足的含蓄笑意似是在问:这么爱我,想知道我和其他女人的亲密内容?江曼攥紧冰凉的指尖,见鬼一般冷笑:“大开眼界,第一次目睹自残是什么样的。童沁,会叫的狗我见多了,你是叫的

2020-04-14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江曼低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其实她完全可以要求坐在副驾驶,不过她想,坐在副驾驶恐怕不方便跟陆存遇沟通,趁机提起创州。江曼转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他不理

2020-04-14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

门外,裴欣依旧站在那里等着她。秦倾将自己的证件一一展示在裴欣面前,“裴小姐对吧?你看清楚了,我真的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裴欣瞪大眼睛看着秦倾证件上写着的名字,反复念了两遍,仿佛

2020-04-14